浅谙韶光

感谢你们的喜爱与陪伴,我走的并不孤单。

【原创耽美】血引(0)

修改了很多,不要把它和《逆》等同看待。

大概两篇唯一的相通就是都是送给一个人,只不过一篇是祝福,一篇是寻人启事。

我亲爱的麟麟,我等你回家。




楔子.颠覆

许释其人,天资秉异,温文尔雅,偏偏一生孤苦无依,浮世飘萍。

他自以为死在邪道主宰罗却隐陷害之下,魂魄却破碎虚空,四方游历。

直至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中,他见到一个短发男子捧着一本手卷,嗤笑道:“许释死得真冤,不过谁叫他是苦情男主呢。”

许释凑去一看,书中所写正是他身死之时,男子翻了一页,又写“罗却隐见命定对手死于雷劫,满面茫然,双目无甚焦距,只待那密云散去,这才紧了紧手中刀柄,暗叹一声‘可惜天意弄人。’如是,亲自敛了那人遗物,复立剑冢,吐气道了声天道,驭刀而去。”

原来我死后,竟然是那位死对头替我收了尸。

许释随着男子一道飘荡,看完正文后又看过几篇番外,原一切与他所知大相径庭,反而那罗却隐是那受害者。

何其可笑!

许释木然地看着男子捧着书本一阵阵念念有词,突然有些不平。

若是他早知如此,又怎会害得罗却隐如此!

“若是……”他叹气,离开了男子,飘荡着,无所依附。

他看到很多人拿着这样一本书,对许释其人满是嘲讽,反而有不少人心疼罗却隐的一番遭遇。

许释走了许久,久到他有一天在街上看到一个纸牌,浓墨的大字衬上灰暗的一片星辰,上书二字,正是——《天道》。

他看到许多人往一个地方簇拥过去,便先一步飘转入内。

有几个小姑娘怀里捧着书本,在座位上坐好。

很快,满屋的灯尽数灭掉,许释站在一个绝佳的位置,冷冷地盯着屏幕。

“许释,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随着这一声喟叹,刹那间,天地失色,阴阳晦暗。

他看着屏幕上假扮许释的青年唇角三分笑意,吐出的话却分外无情。

他道,天地正邪,由不得你扰乱。

之后,便是“许释”死在突然迸发的雷劫之下,“罗却隐”神色怅然,弯下腰,触了触似乎已经化为灰烬的那一团。

他笑容绮丽,却又惹人心疼。

他道,许释,我会为你报仇的。

再后,许释看到“罗却隐”手握九祭大杀四方,待到万籁俱寂,才低泣一声。

许释想,他们不一样,可他总会想到罗却隐为他难过的时候,心里也格外难过。

最后,“罗却隐”一人立于星海,嘴角微微翘起,七分邪魅三分肆意,可许释却看到他眉目间少许阴沉。

电影结束。

许释一个人静静地站在原地,沉默许久。

忽然间,他听到后面有人小声嘀咕,说,大影帝,自己偷偷来看自己拍的还不请客,你真不厚道。

许释回过头去,正是假扮罗却隐的青年。

许释心里纳罕,却还是选择了跟上去。

走了一路,青年回家后马上奔向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了许释。

他诧异道:“楚青?不对……你谁啊?”

许释转过来同他面对面,沉声道:“许释。”

青年一个哆嗦,之后却被勾起了兴趣——他已发现这个人没有影子,那就只能说明这是鬼了!

强烈的好奇心诱发他小步挪过去,许释看着他,突然想起那个孤独无助的“罗却隐”,开口问他:“后来呢?”

“什么?”

青年还没回神。

“罗却隐他……最后,还好吗?”

许释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青年瞪大了一双眼,惊讶道:“你真是许释?”

“……是,我是许释。”

许释刚说完,就看到青年窜到一个房间,拿出三本书,放在他面前。

三本《是非天刀》。

青年翻了翻最后那本,停在某一页,指着上面写的,说:“你自己看吧,不认字就招呼我。”

《是非天刀》就是电影《天道》的原著小说,上面的番外也就是罗却隐最终的结局。

“罗却隐的九祭支持着他没有倒下,可是一切都晚了,顾清容的手穿过他的小腹,扯出一颗魔婴,赫然是罗却隐缩小了的模样。

顾清容笑容依然温柔,和许释有些相似——他同许释本就是多年好友,性格相仿,连行为都相差无几。他看着罗却隐,目光温柔缱眷,手上却逐渐发力,一点点毁掉了罗却隐的魔婴。

顾清容把罗却隐扯到怀里,两人的动作仿佛耳鬓厮磨,他的声音格外缠绵,表现出少许甜蜜:‘你还不明白吗,许释身边有我们,你没办法救他的,即使你杀了当年设计雷劫的人,也不过是除去了一枚棋子。’

语罢,他竟是亲吻罗却隐的手指,眼底露出痴缠狂热。

罗却隐没有痛感,却觉得分外恶心,他目光森然犹如厉鬼,声音更是沙哑无比难以入耳:‘顾清容,你想要我这没有痛感的躯体?呵,可怜许释一生救人无数,到最后却是被你们这些杂种连累,死无全尸!’

他的魔婴已毁,气息微弱,气势却没大变化。

他想着许释,那个曾经对他释放善意的师兄。

他心道,师兄,我到底没能替你报仇。

在这念头中,他的魂魄逐渐散开。

自此,天地间,再也没有罗却隐这个人。”

青年看着许释像个孩子一样掩面痛哭,有点可怜他,安慰道:“要不你看看你这辈子有多对不起人家,说不定哪天回去了还能回报呢。”

许释盯着书本,低声道:“劳烦……”

青年拍了拍许释的胸膛,果然看见自己的手穿透过去,更可怜他,想了想,又从另一个房间里抱出个大箱子。

里面放了两张卷轴。

青年打开其中一张,露出的赫然是罗却隐!

“这是作者大大官方授权的人物设定图卷,可惜的是我这里只有罗却隐的。”

说着,他又打开第二张。

依然是罗却隐,只不过第一张是罗却隐浅笑着同人对视,第二张则是他手持九祭衣衫破损浑身血迹,他眉宇间杀气逸出,目光冷的像是一把刀插入对方心脏。

许释心中苦涩,他见过这样的罗却隐。

是最后,面对他的时候。

许是那时的罗却隐早已冷了心,看着许释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如何,这才露出这种神情。

许释这种念头一直持续的他读完全文,内心更加惆怅。

他原本只是一个凡人视角,可全书又总览全局,也是如此,他知道了很多其实荒唐之至的事情。

比如与他自幼交好的顾清容实则城府极深,为了得到罗却隐的修真原体①动了许多歪心思;

比如原本被说成欺师灭祖的他的第一任师尊,其实只是因不愿与那些杂碎同流合污而被废去仙根磨碎元婴;

再比如他与罗却隐二人根本不是什么避难求缘的孤儿少年,他许释乃是凡人界佑朝帝王嫡子,罗却隐更是已毁的修真世家顾家的幺儿。

以上种种,也不过冰山一角。

而他一直以来以为的天道正派,却藏污纳垢,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许释看书看得很快,青年影帝看着他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心里也不知道怎么出口安慰。毕竟其实这本书完成之后,作者又整理了一份许释第一人称视角版本的,反转效果简直不能更惊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了。

许释平稳了情绪,寒眸黯然,又瞥见不时看他一眼的青年,开口问道:“叨扰许久,不知阁下名讳?”

青年没想到许释这么问,却也答了出来。

“我叫罗希。”

许释一怔,罗希,惜罗?

他又觉着或许是自己魔障了,一下知道亏欠“老对头”许多,很多细枝末节也还未理清,什么事情都会下意识拐过去。

可没法子了,罗却隐已故,许释也逝去许久。

罗希看着许释沉默,开口缓和气氛:“许释,你一个鬼魂儿,不如这几天跟着我四处走走。现在《是非天刀》的热潮也没过去,你差不多能知道不少细节帝扒出来的东西呢?”

许释苦笑一声,也欣然道谢。

他现在知道了一切,还想着日后找个契机破碎虚空回到过去,也好给罗却隐一个补偿,而这种时候,若是有人相助,自然是再好不过。

这边许释想的顺畅,那边罗希依然自顾自地泡上一杯咖啡,又打了个奶泡,端到许释面前指了指那层奶泡。

“你觉得他怎么样?”

“什么?”

许释低下头,就看到一只圆滚滚的小包子脸,眉目却是罗却隐幼时。

“作者全都设定出来了,你看到有什么感觉啊?”

假装戳了戳又怔住的许释,罗希满眼好奇。

“……大抵,是愧疚吧。”

许释想起来曾经,不咎山上,那个初见他时懵懂淳朴的小团子,那一声“师兄”仿佛烙在心底。

他宠了那团子两年,之后,却是师尊身死,师弟入魔。

自己不堪重负,隐居十年,再一出关,罗却隐已经成了邪道主宰,统领手下五十八座小门派。

最后,便是自己不识人心,最终,害得那人魂飞魄散。

再无痕迹。


(①修真原体:有极大几率凡修成仙,百万年难得一见,仅限于修仙道)


注解:《是非天刀》意为是非往矣,天意如刀。原作中罗却隐对许释的感情仅仅是幼年师兄于我有恩需百倍报答,没有任何私情。



CP(已定):许释·耀灵×罗退·却隐。



最后,寻人启事。

CYL,回家吧。

评论
热度(2)

© 浅谙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