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谙韶光

感谢你们的喜爱与陪伴,我走的并不孤单。

【楼诚】【现代AU】一发完小段子文

历时四天(五天?)终于不负所托√

 @二憨子 

终于在开学前弄完了,剩下一篇也就差点了…和这篇稍微有点关系,讲述的是阿诚哥沉迷游戏不可自拔日月木娄心塞至极开小号去怼…咳说多了。

大写的OOC,我的锅,嗯。




1.

明台推门而入时,一楼大厅里没人。

他喊了几声,确定了没人没错,脸上带着笑就要往里搬东西。

「难得大哥和阿诚哥都不在,」明台想着,「哪也不怪我偷偷摸摸带东西回来,反正和他们没多大关系,弄完了以后就算挨一顿说都没事,又不会见到真东西。」

如此,手上动作又快了几分,明台嘴角轻扬神态放松,然而才上了二楼就和明诚撞了个正着。

明诚感冒了,早晨还在发烧,所以明台见到他的时候他脸上还挂着病态的红,表情都蔫蔫的,不像平时那么一副精神百倍的样子。

“阿诚哥,干嘛呢?”明台想着阿诚哥这样大概就不会在意他手里拿什么了吧,大大方方打招呼,明诚抬头瞥他一眼,随口回了句“小孩子别多问”就又往楼下走。

“什么鬼…算了不管我才好呢。”

明台继续搬东西,心里祈祷着刚刚见到阿诚哥待会儿千万别和大哥撞上,结果就直接撞上了!

小明的内心刷过一万条弹幕:Σ( ° △ °|||)︴

“明台啊,”明楼也不太在意蠢弟弟熊孩子,“多晚了才回来,赶紧回屋睡觉去。”

明台“哦”一声算答应了,就发现自家大哥没跟着阿诚哥的节奏走,反而去了书房。

小明心想,模范夫夫吵架了吗?

 

2.

明诚是个远近闻名的帅哥。

也是圈子里举世闻名的不修边幅。

到什么程度?一般人讨厌秋裤这种存在,动不动扯一句“嘿你麻麻喊你回家穿条秋裤”来调戏,偏偏明诚对于这种存在还挺喜欢。

对此,明楼的评价,就一句——

勤俭持家。

不过在某些时候,明诚秉着的这种「身体第一外在爱谁看无所谓」的精神颇让明楼肉疼。

你们能想到在做某些羞羞的事情的时候,芙蓉帐暖,锦绣鸳鸯,浓情似火,暧昧交杂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条松垮垮的格子条状一看就知道是隔壁老大爷款街头十块三条的那种秋裤是什么感觉吗?

明楼觉着心塞,又苦于没了任何情趣,直接软了。

对此,明诚只“呵呵”以对。

毕竟,对于一个定居在上海过着「冬天取暖只靠一身浩然正气」的明诚先生而言,秋裤是一种习惯,甚至于在某些时候都可以和最爱的美食相提并论。

至于明楼——

哦,那个人啊,让他安静的自己走吧。

明诚歪头,顺手就从明楼床头柜拿了颗糖丢进嘴里,飞快穿好衣服就要去厨房做点吃点犒劳一下自己如此机智能干。

徒留明楼一人惊呆在原地,好一阵儿才披了件东西去了书房。

他得冷静的考虑一下自己的地位。

 

3.

明楼看着蠢弟弟,总算想到了这人在学校收获的评价也算是一句风流多情,想来必定能安抚他家阿诚一颗心。

于是明台刚把一盒子东西搬过去就被叫到了书房。

嗫喏着往里挪位置,明台还没等明楼问话呢,便低下头往后一溜窜连忙认错。

“大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往家里抱游戏了但是这个真是我朋友收藏的一个绝版游戏特别好玩大哥求别打我QAQ”

作为用卖萌苟且偷生的人,明台表示:不服憋着!

明楼第一次看到具体化的颜文字,心情有点复杂,于是冲着小弟挥了挥手,表示原谅他了。

——等等?明台做了什么认错干嘛?

于是小明又一次机智作死选择狗带。

明台说,心好累。

回归正题,明楼看着对外宣称风流多情的浪子小明,盯了好一会儿也没觉着自己哪儿比蠢弟弟要差,于是轻咳一声问话。

“怎么才能让阿诚不穿秋裤?”

小明:喵喵喵???

明台想了一下明诚日常表现,觉着这是个艰巨的任务,果断的拒绝之后招来一顿打。

小明:救命T_T

为了避免再挨一顿,明台一脸正气地表示,阿诚哥大概不会放弃他的秋裤,不如大哥你买点好看的样子哄他穿上,你们玩情趣吧?

明楼:……

好主意。

 

4.

明诚知道明楼要给自己买秋裤的时候,十分感动,然后果断拒绝了他。

开玩笑这不就是瓷入蛇口吗。

于是在之后一段时间,楼诚二人就此事斗智斗勇,明台一个人乐呵乐呵在屋子里玩游戏升段位,好不快活。

最后,还是明楼技高一筹,坚持实行主动技能不要脸持久战,成功把秋裤刷成情趣。

明诚表示:呵呵。

被算计了的明诚一脸淡定地走进明台的小屋里,干净利落地把该拿的不该拿的都拿走了,美其名曰:防止弟弟沉迷游戏日渐消瘦。

明台:我选择死亡。


评论(2)
热度(14)

© 浅谙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