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谙韶光

主坑脑洞/武侠,语死早病患。

天刀没有草莓糖05

不知道算he还是be,毕竟游戏总有关服的一天,谙谙现在摆脱了许多麻烦事但以后这些东西还会源源不断的来。
 对不起我来填一下……烂尾到自己看不下去

番外大概是,有人好奇我就写写。可能有白之谙性格养成史、顾裁安追蓝铮的崎岖弯路、灵属性燕南飞的一天……这种。

流水账的小学生文笔,感谢大家能看到现在,这篇是我馋草莓糖葫芦的时候的一个脑洞,后来始料未及神展开啥的……

坑还是要填的_(:3」∠)_


前文:(1)(2)(3)(4)

设定:《天涯恋爱刀》是以原著小说与网游为蓝本进行另类改编的一款手游,里面不仅达成玩家意识进去少侠体内,更能与npc进行互动攻略

CP:燕南飞×白之谙(bg.神刀少侠)、顾裁安×蓝铮(bl.真武道长)


05.

白之谙果然没再出现过,顾裁安却几乎天天都要在他身边转悠很长一段时间,蓝铮忙于青龙会管理的各项事务,最后倒成了他与那位真武道长的独处。

每次他想问些什么,顾裁安便仿佛提前猜到一般先堵回去。比如,现在他手里被塞了一听雪碧。

“劳烦顾少侠,可否讲述你们的世界?”

顾裁安听到这话只是慢吞吞地伸了个懒腰,也不惊讶,“原来你比我想的聪明点嘛,问吧。”

燕南飞目光灼灼,眼底情绪藏得极深,仍是语调沉稳,“你们,为何会出现?”

“八荒少侠下山游历呗,”顾裁安漫不经心,“有些事儿心里清楚就得了,说出来对谁都不太友好,你还不如问问实际的东西。”

这提示足够明显,燕南飞眉头皱起,觉得一时词穷,却没想再穷追不舍追问原本的问题。

顾裁安喝完一听雪碧,把垃圾扔回背包,发出嫌弃的啧声,起身弹弹灰就要走,“时间够长了啊,你不问我走了。”

“等等,”燕南飞叫住他,最终只问了个简单的问题,“小友她,很累吗?”

顾裁安脚步一顿,“她这么多年都一个样儿,累也习惯。”说完这句话,他就消失在燕南飞眼前,也不管自己究竟会给人留下多大心理阴影。

灵的存在已经是令人诧异,那么天外来客的二位少侠也并非不能接受。

燕南飞摸了摸腰间别着的小包,那是白之谙送给他的,里面装了许多甜食零嘴,和市面上那些糖果都不大一样。他摸索许久,终是从里面掏出一颗,上面印着的图画赫然是之前被投喂的草莓。

“太甜了……”青年明显觉得这个口感不适合自己,他想到刚刚数好的糖块数量,对糖纸感叹,“总算要回来了。”

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因为顾裁安总跑去他那里,最后蓝铮十次有九次都会跟着,往日做同僚时不大熟悉的人现在却分外熟悉,不仅是因为眼熟,更因为燕南飞看到了蓝铮的态度。

他也看出了许多东西。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自己的算计在蓝铮那样等级的人眼里不过雕虫小技,实在不堪一击。

白之谙再出现时,腊八都过了。那时燕南飞正在午休,就听到房门开关的声音,伴随着放得很轻的脚步声。

他下意识摸了摸小包,里面没有糖块了,这才稍微安心,又昏沉睡去。

再醒来,窗外一片熏风,月色透过窗纸打下微光,天已暗。

“燕大哥,你醒啦?”白之谙正站在小院的石桌旁,桌上似乎是刚做好的晚餐,还摆了一壶酒。

燕南飞立在门口,月光透过他大半身体,衬得他恍若谪仙。之后,谪仙慢慢向她走来。

“忙完了?”他这样问。

回复他的是白之谙的笑脸,“忙完啦,虽然不敢保证,但是每天都会回来的!”

燕南飞笑了笑,虚抚白之谙的散发,“好。”

酒是陈酿酒,人是已归人。

白之谙撑起脸,凑近燕南飞,隐约嗅到糖果的味道,是属于她那个世界特有的糖果气味,也是她平时解压会吃的糖。

就好像对方被打上标记。

且不说白之谙的思绪跑偏了十万八千里拐到迷之世界观上,傻笑不停,燕南飞难得与她一起用了晚饭,虽然只是看着她吃,也觉几分温馨。

“燕大哥,我跟你讲啊,”和上次喝酒不同,这会儿白之谙心情不错,简直一股脑把藏在心里的吐槽全扔出来了,“我就特别不懂四盟盟主在想什么,平时我不小心踏进其他盟会的分舵都要和守卫打一场,结果但凡有点事就让我或者裁安去跑腿!我早就入万里杀了,裁安也进了水龙吟了,真是不怕盟会机密被偷哈?”

燕南飞头一次听说这种话,仔细一想也没错处。世人只当少侠隶属八荒不论四盟,但若是四盟盟主也犯这样的错误,确实不该,不过……

“怎么突然和我说这个?”燕南飞猜到了突然被作为心灵吐槽处的原因,只是想亲口听人说一遍。

“因为燕大哥是我能推心置腹的心上人啊,不和你说,难不成拉着蓝铮?那会被暴揍的!”白之谙抻了抻腰,“真武克神刀啊,远程打近战简直凶残,而且就算在那边我也打不过他。”

“等一下等一下!”酒很好喝,白之谙没喝醉,脸上却容易上色,很快就染上绯红,她对天做了个刷卡的姿势,东倒西歪载进燕南飞怀里,抬头正好亲在他的下巴。

燕南飞由着她胡来,自家的小友,不宠着还能怎样?

“今天不走!”白之谙嘟囔着,整个人快要挂在燕南飞身上,显然是想发生一点什么。

燕南飞沉默了。

最终,他还是抱起白之谙,只和衣躺在她身边,任着他家少侠胡乱撺掇。

燕南飞枕着手臂,不准痕迹地搂住终于消停下来正睡着的女孩子,视线落在墙角。

那里是白之谙自己装饰的地方,被她用特别的颜料画了她的佩刀和他的蔷薇剑,还有一只雏鹰与雨燕依在刀与剑的柄上。

他也在想着未来。

虽不能同处一室,但终是可以相伴的。

正如他与傅红雪也能在极短的时间便能成为好友。不论世人如何,在他眼中,剑与刀,本就般配。

End

评论

© 浅谙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