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谙韶光

主坑脑洞/武侠,语死早病患。

天刀没有草莓糖04

果然我又又又又又神展开了……草莓出现了,糖还会远吗(x

今天是胡言乱语的一天,神展开之类番外会写的(天知道最开始我只是想写个甜段子啊)

前文:(1)(2)(3)

设定:《天涯恋爱刀》是以原著小说与网游为蓝本进行另类改编的一款手游,里面不仅达成玩家意识进去少侠体内,更能与npc进行互动攻略

CP:燕南飞×白之谙(bg.神刀少侠)、顾裁安×蓝铮(bl.真武道长)


04.

Vip黑卡的要求多,不仅要每个礼拜充值定额软妹币,还要保证一定在线时间,说穿了无非就是无底洞。顾裁安自己只打这么一款游戏,现实生活依然浪的飞起,对于这种模式敬谢不敏;白之谙宁愿沉耽其中,也不会有太多异议。

几乎同时,《天涯恋爱刀》开发出了侠客岛系统,和pc版网游没多少区别,不过其中自由度更高,而且真真切切做到了360°无死角海景房。

还是一带多系统——少侠可以通过探索系统开发新荒岛,与npc情缘共同建造属于自己的新天地。换而言之,除去少侠自带的侠客岛,整个位面大地图还有许多隐藏在迷雾区域的荒岛,而如果少侠愿意,里面甚至能放什么冰箱烤箱这类的不科学存在,当然,这类东西属于即便是伴侣情缘也不能接触到的存在。

燕南飞如今算是与白之谙同居不同住,两个人也都会有自己的私人时间。燕南飞对于去窥视一个算是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异性晚辈没什么兴趣,只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去做他能做的事情,不过因为白之谙也不会每天通宵赖在他身边,以至于她不在的时间他更多的宁愿去四处飘飘晃晃。

不过今天还算特别。

白之谙还记得某个见闻里的半盏醉,特意跑去开封买了几坛子,在被她探险找到的未开发侠客岛上慢慢喝着。

今天还算特殊。

燕南飞在感知到少侠还在时已经觉察到些许不对,等他真的找到她时,白之谙懒懒地倚在悬崖边的巨石上,一截小腿荡在半空,手里拿着一个酒坛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倾倒,结果空气中都飘荡着醇厚的酒香。

“小友?”他有些担心,认识这几年,他从未见过白之谙喝成这样,或许是白之谙不愿意将这些颓废丧气的模样展露在他面前——少侠,大概永远都是要笑着的。

白之谙眯着眼,也没别的动作,想说话时也只是打了个酒嗝儿。半晌,她忽抬起头,直视那轮圆月。

燕南飞顺着她的目光望着那明月。月与平时没半点区别,清冷孤傲,无法让人感受到其中冷暖温度。

如今的白之谙,竟是和明月心的形象略有重叠!

燕南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好在白之谙那个样子转瞬即逝,让他怀疑自己所见是错觉。

“燕大哥……”白之谙皱了皱眉,绕是有现代各种应酬锻炼出来的酒量打底,也对这半盏醉有些苦恼。这酒不似其他的宋酒那样寡淡,与漠北出名的烈酒烧刀子也不是一类风格,喝完后反而是由内向外生出一股冷,但身体仍是由外向内热着的,“我是不、嗝——是做错了?”

燕南飞不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坐在少侠的对面,拿出先前由她赠送的酒:“你要想喝,我陪你喝。”

“好像云来镇啊,”白之谙啧啧嘴,眼里又带着许许多多燕南飞看不透的情绪,“明天燕大哥不会走,也不会说小傀儡的事情,我也、也没有小傀儡了……”语罢,她竟然哽咽着哭起来,像个被人欺负的小孩子,“我,什么都没有了。”

 燕南飞换了个位置,坐在白之谙身边,一侧偶尔能够触碰到人体特有的温暖,然而这个人看起来生不如死。

 “你当年放走明月心,又助沈孤雁同沈孤鸿决战,就是因为这个?”

 是的,放走明月心、助阵公子羽。作为被投入主观意识的少侠,只要注重细节推测就能达成新走向,白之谙当年分析清楚了燕南飞的死因,就与明月心联手对付薛无泪了,顾裁安则负责牵制蓝铮的目光,从而达成羽月不死的结局成就。不过介于明月心造就太多杀孽,两人仍是以领盒饭的模式完成系列操作,最终回到东海海外隐居。

 这件事,除去两位少侠,也就只有作为灵一路跟随白之谙的燕南飞看清了。

 他问的笃定,哪知白之谙仍摇摇头,还打开背包翻了一通,最后掏出来一箱子的草莓。

 燕南飞被丢了张两小时实体转化卡,还没来得及切实感受重新拥有实体是什么感觉,就被人喂了满嘴的草莓。

 “这种水果叫草莓,”白之谙收拾好自己原本的失态,小声给燕南飞解释,“这个特别甜,我吃了心情能好,所以我想让你尝尝。”

 草莓这种近代引进的水果,背景设定在宋初的人当然是闻所未闻。燕南飞细细咀嚼一番,刚咽下嘴里的,又被塞了一颗进去。

 是属于少侠那个世界的存在吧。

 他想到不久前那个所谓“肥宅快乐水”,心里生出莫名的烦躁。

 白之谙自己没吃几口就把箱子摆在两人正中:“燕大哥。”

 燕南飞不贪口腹之欲,眼里还有些担忧,下意识答了一声。

 “草莓做糖葫芦好吃,”白之谙又倒在巨石上,抬头望天,“下次我回来还要等新年,你愿意等我吗……”

 燕南飞揉了揉她的头发,“去吧。”

评论(4)
热度(4)

© 浅谙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