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谙韶光

删文。负能求取关。

删文直到仅剩下今天的两篇,这个ID彻底扔掉了,我只会会存在,不只是现实,依然活着自己的臆想中。

看到自己写过的“楚周”,“钟麟”,他们曾活着我内心深处,一个求而不得,一个有缘无分。兜兜转转,其实最开始陪伴我的人已经走了许多,残余的两位,也是我仅有的珍宝。
其实,大家都是珍宝。
人活着留下一点念想,留下一点痕迹,那就很成功。无论这些范围宽度,有限的终归有限,没有任何需要去反驳的。

前几天崩溃到一定程度,现在可能依然崩溃,但是继续压抑对我而言未尝不可,人生早已如此艰难,何必用希望搭建无谓桥梁。

常人的活着是活着,与我而言,活着只是一种生理现象和一种心态反馈,这些都无所谓。
曾珍爱过怜惜过的所有笔下人。

曾不离不弃陪伴我的陌生人,无论你们能否看到这一封无稽之谈,总之,谢谢。
如果我还活着,我总有一天可能会回来。

来自永远感激你们的陌生人。

评论(2)
热度(5)

© 浅谙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