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谙韶光

感谢你们的喜爱与陪伴,我走的并不孤单。

篁林有刀俎,名唤罗子期。

失眠,写此自述,记罗子期。

吾乃罗姓子期,表字无归,几近而立,惶惶不安时,记如今琐事。
幼为家耻,被逐出府,贬为奴籍,贱卖苏府。得一幼主苏姓念安照拂,知感恩,念主仆。然好景不长,新帝登基肃清朝廷,苏府败落举家流放,奴仆再贬。余拼死出逃,流落沙漠,常杀人夺食,流窜年余,终不敌仇家,被擒。
几番贩卖,侥幸不死。沙漠荒凉,人烟罕至,唯一看守,素喜亵玩小宠儿,余知亦难逃,便佯装乖顺,任其玩弄,亲吻时流连脖颈一处,以犬齿咬入,断其咽喉,饮血啖肉,再谋离去。
归中原,偷师学技,折枝作刀,斩数人,遂嗜杀。又因与篁林一喽啰争执,失手杀人,得其信物,入篁林,寻一安身归处。一路杀尽阻碍隔阂,树枝换刀,又得一弯刀。又因混肆街头,不曾得一师教诲,刀法诡异,以杀为果,杀孽无数,引发沉疾。
及冠后取字无归,释无处可归。此时为林中一头目,锋芒渐露。又三年,伤及根骨,脚下尸骸无数,晋左护法,专研杀伐一道。而今距此四载,杀心锐减,刀锋犹存,仍为刀俎,但求一安身境地。
忆往昔,多有侥幸,皆因万事从心,不计后果。而今成长,渐形杀伐武断之性,面上带疤,不喜他言,为人恐惧。又因不喜他人接触,常素衣染血,形同修罗,多为世人厌弃。
愿此后岁月依旧,亦求旧伤缓愈,守篁林,为无归。
丁酉年六卅记。

评论
热度(1)

© 浅谙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