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谙韶光

删文。负能求取关。

删文直到仅剩下今天的两篇,这个ID彻底扔掉了,我只会会存在,不只是现实,依然活着自己的臆想中。

看到自己写过的“楚周”,“钟麟”,他们曾活着我内心深处,一个求而不得,一个有缘无分。兜兜转转,其实最开始陪伴我的人已经走了许多,残余的两位,也是我仅有的珍宝。
其实,大家都是珍宝。
人活着留下一点念想,留下一点痕迹,那就很成功。无论这些范围宽度,有限的终归有限,没有任何需要去反驳的。

前几天崩溃到一定程度,现在可能依然崩溃,但是继续压抑对我而言未尝不可,人生早已如此艰难,何必用希望搭建无谓桥梁。

常人的活着是活着,与我而言,活着只是一种生理现象和一种心态反馈,这些都无所谓。
曾珍爱过怜惜过的所有笔下...

很多人对于我的评价是只有一句话。
“你想的太多了,你只是不开心而已。”
他们和我说,“真正的抑郁症”具备伤人的倾向,我只是太压抑,只是不开心,一切都会好的。
父母依然会抚养我,直到我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家人依然会善待我,因为我只是很正常的“不开心”。甚至于之前的伤疤与划痕,也只是他们眼中“非主流而夺人眼球的道具”。
我总是厌恶反驳,因为这种事情毫无价值毫无意义,只会让自己更加廉价。顺其自然,与其说是这样,不如将我视作是排斥一切的懒惰。
我只是又在瞎说。

……谢谢关心,我不会死,起码现在不会。
晚安。

© 浅谙韶光 | Powered by LOFTER